做媒,作者:雷云春

男女结婚,认识,熟人介绍,其中熟人比较常见。

50年前,我和妻子在我们公司有一男一女单身,两个人在年龄、性格、长相上都很般配。我和老婆一做总结,就介绍了。没有,双方都很满意。过了一会儿,两人之间的事就解决了。我和妻子作为介绍人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,并在婚礼上做了简短的发言。结婚后,这对年轻夫妇非常和睦,生下了一个孩子,生活富裕,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他们过得很好,我们作为裁判非常开心。同时,我们也觉得自己眼光不错。

自打那年做媒之后,我一直没再撮合过这样的事。可能是受旧观念的影响,我在心里比较抵触媒人的角色。一说起媒人

自从那年牵线搭桥后,我就没设过这样的事。可能是受旧观念的影响,我与媒人的角色产生了冲突。说到媒人

,我就会想到《小二黑结婚》中的三仙姑。可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怪,往往不愿意做的事情却做了,今年我就不知不觉地又做了一回媒人。

五十年前,我为年轻男女做了一个婚姻介绍,但这次我帮助老人再婚。今年年初,我在小区聊天的时候,遇到一位叫赵的女士,她从哈尔滨来长春看望阿姨。赵女士性格很好。她和大家一起在社区广场散步,有说有笑。在聊天中得知赵女士的妻子因病去世多年,想在长春找个伴。赵女士说话诚实,看起来非常尽职尽责。虽然他已经60多岁了,但他看起来很年轻,有一种不需要打扮的自然美。后来我向她姑姑打听了一些情况,加深了对她的了解,并答应有合适的人给她介绍。回到赵女士哈尔滨之前,我悄悄地把写着她手机号码的纸放在我的布口袋里。

无独有偶,有一天,我去附近的照相馆复印稿件,是我的老板孟先生复印的,他以前是他妻子的工作。我跟孟老师比较熟,就随口问他:“你老婆呢?”孟先生颤声说道:“她去地下做一些工作。”我很惊讶。过了一会,我问他:“你不是着手找人了吗?”孟先生慢慢说:“没遇到合适的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刻想到了赵女士,觉得他们的条件挺合适,于是我把赵女士的大致情况告诉了他,他说可以考虑。离开前,他说他不会让我为任何事情支付复印费。对不起我一到家就查到了赵女士的手机号码,给她打了电话。赵女士对孟先生的情况表示满意,当晚他们通了电话。几天后,赵女士乘车来到长春,与孟先生见面。那男的和那女的在一家旅馆里会见了几个亲戚和朋友。有趣的是,孟先生的儿子和赵女士的妹妹都积极同意他们的事情,但双方都没有笑。我从介绍人的内心猜测,两位老人的婚姻接近八成。果不其然,经过不到半个月的交流,两人组成了新的家庭,生活非常丰富多彩。赵女士是一名退休的技术工人,是她的新婚妻子的学徒。她精通摄影和临摹。闲暇时,他们通过逛公园、逛商场、走亲访友,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。有人说他们是形影不离的鸳鸯,也有人说这对夫妻可能不会长久。但是,在我看来,他们将来不会出错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