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花过;作家:蔚荷斯雅

樱花比樱花多,让人三思。-碑文。

今天不是个好日子,不是写樱花的好日子。

我认为写樱花最好的日子是三月。寒气退去,暑气未升,燕子归来,蚊蝇不旺;如果恰好是晴天,微风吹来,枝头的樱花率先绽放,被人们的喧嚣所震撼,天生丽质,羞羞攒妆,值得一番口中的美言,笔中的赞美。

就是不巧碰上了下雨天,小雨中的早樱也是别有一番滋味,像是美人在哭泣,还在等着别人,尽管江南多雨多雾,没有小桥流水,而古楼的高墙也衬出了这种魅力。可惜观花日下着倾盆大雨,经不起这一顿敲打的纤维花瓣和芯全部落地,但花雨凄然,也凄然。如果你带着伞走过,你就能猜出此刻落在伞上的是雨还是花。你可以站在落花中,告诉自己,此时的你比花还迷人;你可以看着上面站着几朵花的树枝,鼓励自己不要做一个已经变成烂泥的弱者。即使有大风大雨,你也可以靠自己的能力不掉……你可以等雨停了,再看看被粉脂冲走的白蕊有多美,像玉一样。

如果你错过了三月,五月和六月都可以。早樱花没了,晚樱花还在。虽然晚樱花不像早樱花那么小,爱抱团,但比早樱花更亮更美,能让人在充满绿意的初夏眼前一亮,做点睛之笔。晚樱花没有早樱花高,也方便拍照;早期的樱花虽败,翠叶却活了过来。也许如果不是因为路边的标志,没有人会认出它们是樱桃树。这个时候游客没有三月密集,阳光越来越强,但也不闷热。蝉在逐渐歌唱,但并不吵闹。走在其中,你感受到了生命的活力和城市的宁静。

这是最糟糕的。八九月份,早樱花晚樱花挡不住秋风,叶子和花朵都变成了黄土,光秃秃的枝干纵横交错,真的没有什么美感。但是,在还有好运的时候,总会有那么几天气温回暖,傻傻的樱花又会发芽开花,成为秋天最耀眼的生命力。如果白夜温差太大,晚上会下雪——。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。那么雪下的樱花,灯下的倩影,都是让所有早早离开的人叹息的奇观。

今天不是写樱花的好日子,或者说现在的季节不是写樱花的好日子,因为樱花大道上除了名字,没有什么能把人和樱花联系起来。

突然,今天想写樱花,因为打车去我们总部的时候,司机叔叔气愤地说,“哒真的是,为什么要为日本的东西骄傲?”

我知道他说的是樱花,就笑着告诉他,樱花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,但是日本却把樱花变成了国花。但是没用。大叔依旧义愤填膺。既然已经是日本的国花,为什么还要养?恐怕谁不知道它已经被占领了?

我再次耐心的跟大叔解释,当初日本侵占武大时种下的樱花只有30几株,早就死的差不多了,后来的都是重新种的,不用那么介怀。可是大叔还是很不高兴,觉得不管新的旧的,一提到樱花就是会让人想到日本

我又一次耐心地向舅舅解释,日本侵略武大的时候,种的樱花只有30朵,已经死了。后来都是补种的,不用那么在意。但是,大叔还是很不高兴,以为提到樱花就会让人想起日本,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。

,多么耻辱啊,我们还把它们当光荣,每年让那么多人来看,不嫌丢人么。

我不高兴听到这件事。我认为即使这是一种耻辱,又有什么错呢?如果这是一种耻辱,是否应该被删除和遗忘?难道你不想留着它只是因为它是一种耻辱吗?还记得吗?如果不记得那段历史的耻辱,又怎么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,不让后人为后人哀悼呢?

大叔愣了一下,小声说,但是来看的人不这么认为。大家都觉得很美。你还不把这些花看作荣耀和象征吗?

我轻笑,耻辱还是荣誉,那也是人的事,跟花有什么关系?至于后来舅舅怎么想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当目的地到达时,我将下车。

然而,即使过了几个小时,我还是回到卧室,坐在办公桌前,仍然想着这次谈话。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说得更清楚,后悔自己走到后面的时候有点激动。和我叔叔一样,我也像个愤世嫉俗的人,只是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一旁。

也许我生来就是这么不讲理,也许我不知道什么是理论,只是和别人争论。但我还是觉得,花怎么会有毛病呢?这只是一份被迫的礼物。

是府“花瓣落泪,孤独的鸟儿唱出哀愁”。虽然我喜欢拟人的解释,但我也明白拟人之所以叫拟人,是因为它不是人。借花鸟词来抒发感情,只是一种新颖独特的手法。花不能溅泪,鸟不能惊,所以樱花没有错,一切都不是他们的错。

只是人而已。只是人而已。

听起来很理想化。

但并不是所有的理想主义都是不好的。另外,如果辩证地看,也不一定是错的。记得老师说同一面旗在风中飘扬,有人说“旗动了”,有人说“风在动”,还有人说“你的心在动”。每个人都是对的,但最后那个人的话更禅。

是的,有人说“是浪费钱”,也有人说“是人的错”。事实上,我并不完全同意他们。最后都是个“心脏故障”。

花没有错,人也没有错。

作为被侵略国的一员,我自然不会反驳说日本侵略,但我不同意说日本在武大种樱花。被日本践踏屠杀的人不计其数,但武大只种了几株樱花,即使动机不纯,种花也不可能错。

据说武大养樱花,我也不同意。樱花没有错,种花没有错,养花也没有错。因为是耻辱,所以要根除的想法是中国人最可怕的想法。错误和缺点不是用来反思和深思的,而是用来掩盖遗忘的。虽然我做了很多次,但我自己真的不喜欢这种。就像针线活上的补丁,你不想让别人看到,甚至你自己也不想看到,但如果坏了,那就是坏了。下次,不要带着钩子到处走。下次用的时候不注意,衣服还是会破的。

这朵花是给我们的,如果他们来了呢?现在是你和我,因为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,现在都是我们的,未来依然是我们的。害怕看到补丁的人,即使穿上新衣服,即使看不到,还是会觉得自己有补丁;也许有一天,他们的新衣服上还是会有补丁,只是位置和以前一样。

为什么原来的30株现在变得这么多,是因为我们补种了很多,也是因为日本多送了很多。为什么呢?因为它好看,因为它需要被记住;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必须相处,因为我们必须掩盖它。

太重了吗?不,樱花不止一种,日本也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樱花盛开的国家。也许如果你在三月份去武汉大学参观,你会认为一些樱花是桃花和杏花。如果五六月份再来,可能还会以为樱花是秋海棠或者芙蓉;如果你在8月和9月看它,你可能不知道哪个光秃秃的树枝曾经开过花。现在,你甚至不想来。既然这样,为什么还要怪呢?因为它叫樱花?

然而,正是因为它们被称为樱花。每次看到他们,我们都会想起那个国家,想起那段屈辱的时光,然后我们就可以告诉自己,现在花开都是因为我们。我们多幸福啊!不要错过好时光。我想,这可能也是养花人和养花人的想法。这个想法本身没有错,不是吗?

你送花了吗?没有,要不是今天的实力,谁愿意送我们这么多花?即使有些人试图用今天的美丽来掩盖昨天的罪行,即使有些人因为自己的国花在其他国家的大学里盛开而沾沾自喜,那又如何?花很美,没有错;这是一种送花的行为,但这不是错。是的,我有,但只是那些腌制的想法,毒害了肮脏的人的心。为什么要把它们加到鲜花和鲜花爱好者身上?

其实樱花真的很美。世界上所有的场景,甚至圣山的黑夜场景,甚至堵车时路尽头的红色尾灯,都美不胜收。每次看的时候,不是风景,不是花、树的雾、影、雨云,而是自己的心。

看起来好看吗?好看,那心情就好。这不是很好吗?如果你不好看,你的心情就不好。即使遇到不好看的东西,说不好看就够了。为什么怪它扰乱你的心情?毕竟,这不是你想看到的。

就这样,眼前赏花的文字错了,但我写的不是花,而是自己的心。这样,我后面的长篇大论就错了。老师说三个人的话没有错,但是我拒绝了别人来突出自己。把我的想法想当然一定是错的。

但是不管是花还是心,不管是对是错,樱花都是要看的。我不能让每个人都不责怪樱花的存在。况且,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埋怨,才让本该记住的东西没有忘记,樱花的意义也变得更加深刻,不如看花看心。

然而,今年的樱花已经错过了。明年,早点赶上。

如果,换个地方,我想再看一次樱花。

附言

你说什么了吗?也许他什么也没说。但是我感觉好多了,因为我说了。

简单的叙述,简单的抒情,嗯,也许没有对错。

这只是我奇怪演讲的一个角落。

看了很多年那个时候的文字,会有所感悟,有所遗憾,有所欣慰,有所感叹,大概就是这些文字对我的意义吧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