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市场里的滚滚,水菜丽

在特殊时期,减少外出是必要的。好几天没去菜市场了,怀念那些可以在菜市场闲逛的日子。是的,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菜市场。以“吃货”为荣的汪曾祺先生说:“在一个新的地方,有人喜欢逛百货,有人喜欢逛书店。我宁愿去菜市场看活鸡活鸭、鲜鱼鲜果、青瓜红辣椒。熙熙攘攘,拥挤不堪。”每当我感到沮丧或孤独时,我只想去热闹的菜市场,感受真实、喧闹、热闹的生活。

在菜市场,看阿姨们的菜篮也很有趣。我大概能猜到他们会如何做一顿好饭,也能给自己的菜单增加一些灵感。遇到有人提着一串排骨,我会想做糖醋排骨该有多好;看到别人的篮子里有鸡块,一脸开心,我想,她会煮啤酒鸡还是可乐鸡,还是爆一个辣子鸡?家家户户的幸福生活都涌上心头。

我经常光顾的小摊供应当地郊区的农家菜。大葱又粗又油,欧芹又短又壮,小青菜又嫩又悦目,萝卜又简单又干净,清静又好。我会一个一个的享受。油菜籽焖,萝卜牛腩炖,再加点欧芹,绝对惊艳。辣酱炒土豆丝。经过权衡琢磨,大部分食材都在包里。再转身,称两斤牛肉,在热气腾腾的豆腐摊上挑一个豆香汁满满的老豆腐。玉,优雅,绿色,朱红色,快乐而饱满。

现在,年轻人不经常去菜市场,这是有充分理由的。在手机软件上订餐快捷又便宜,超市里有很多五颜六色精致的蔬菜和肉类。但是老一辈人还是坚持自己去菜市场买菜的习惯,因为有烟花,有烟火。菜市场里有爷爷戴着老花镜修鞋修伞。卖面条和饺子皮的店里传来机器加工的隆隆声,夹杂着人群;买冬瓜南瓜卖菜的阿姨会把你的皮剥得整整齐齐……

有时候,不满足于逛家附近的配菜市场,我会不遗余力地奔向更远的大菜市场。这里是生活聚集的地方,是人暴露的地方,是人聚集的地方,是人与人相遇的地方,是水果微笑的地方,是蔬菜招摇的地方,是米面油茶、肉海鲜分田的地方,整齐规范,欢迎零售和批发的顾客。人们被无尽的兴奋推动和浸透,感受着生活的温暖。卖菜的人也有自己的感情,生意做得又实又快,能做什么就做什么。他们躲在自己的摊位里,规划着自己的生计,而在沏茶做饭也是一个热乎乎的小家。

逛完一个城市的菜市场,你就和这个城市有了亲密的关系。无论走到哪里,逛菜市场都是我最期待的节目。云南丽江的忠诚菜市场是我最难忘的一个。阳光强而不燥,不遗余力地照耀着菜市场的每一个角落,给奇异的花草、香甜的水果土特产、新鲜的木耳火腿、野菜蜂蜜在笼子上镀上一层闪耀的金光,真的是万物生长、璀璨的理想之路。站在这个浪漫的世界里,想起了书中读到的一句话:“我有很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”

我妈亦是个热爱菜市场的狂热分子。每天早上,天微微亮,就能听见妈妈

我妈妈也是一个热爱菜市场的狂热分子。每天早上,天稍微亮一点,就能听到妈妈的声音。

窸窸窣窣地起床,出门去早市买菜。她一生没有停歇过,勤劳、朴素的品质一以贯之。她像一只蝴蝶,整天在菜市场飘来飘去。被家人“需要着”“麻烦着”,是她心中无上的荣光。妈妈还有一套引以为傲的菜市场人际学。对她而言,菜市场是个交友的地方。不到一顿饭的工夫,她就能和卖菜阿姨相约逛街买衣服,或是欣然为对方的孩子当红娘。

在我妈眼里,菜市场的蔬菜总是比超市的新鲜,菜市场的时令蔬菜远远超过超市的,肥的、绿的、绿的,远离温室。在妈妈的影响下,我除了可以自然订婚之外,还可以和大家聊天,我还继承了她的菜市场绝学:蔬菜和肉的区分。买猪肉,选择厚脂和猪肝色;豆芽的根又圆又短,说明它不是自然生发的……我让这些原则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强化,直到熟悉并刻在心里。

生活很奇怪。在父母的保护下,你只需要勾住妈妈的胳膊肘,贪图菜市场刚出炉的米花糖,纵情享受其中的甜蜜。当你成年,成为一个家庭,一个妻子,一个母亲,你的母亲会迫不及待地给你传授一些生活智慧。那一刻,你明白了,你要离开父母温暖的家,保护和经营自己的小家,笨拙地学习育儿和烹饪。继承也是一个区别。

我想,在我的余生里,我会和锅碗瓢盆、米饭、油和盐一起度过余生,我会经常去逛菜市场。我期待着那些光明灿烂的日子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