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寻路遥作家:郁松寒

三十年前,当路遥像中国文坛的新星一样闪耀时,我是一个有着甜蜜文学梦的发烧友。从那以后,对他的崇敬就势不可挡了。在我心目中,他就像一座巍峨的大山。虽然达不到自己创造的高度,但他向往“。

happy“11月”假期,正当姚橹把《平凡的世界》作为一个庄严的使命,我北上西进,踏上了追寻姚橹的朝圣之路,寻找精神皈依。

10月,陕北红高粱、小米陆续还仓,满山苍翠。黄土高原上的山岚,不再是路遥笔下赤裸裸的浑黄。从古城榆林出发,沿着210国道,秋雨一路连绵,不由得想起《从早晨的中午开始》里写的陕北人对雨雪的热爱。披着米脂,越是绥德,下午五点多钟,在王家宝村,走到清涧县的半路上,突然山峰和转弯,镶嵌在国道旁的山上“姚橹故居”映入眼帘。这是路遥的出生地,在他八岁之前,他在这里度过了贫穷的童年。

故居在国道东侧,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陕北窑院。低矮的土墙,简陋的两扇木门,三孔破窑

故居在国道东侧,是陕北极为常见的窑址。低矮的土墙,简单的两扇木门,三孔破窑。

洞,这窑洞分别是路遥父母、他和弟弟王天乐等人的居室。窑洞门口并没有富裕人家用石料或砖块拱砌的门头。院子的一角是放置农具的杂物间、做饭的灶火,另一角是茅厕。院内三棵枣树枝繁叶茂,熟透的红枣落了一地。尝着甜丝丝的果实,想起《平凡的世界》中描写的双水村中秋的“打枣节”,那是全村一年一度的狂欢。

也许时间不早了,我一个人在大院子里。我静静地站在枣树下,感受着那一年姚橹的贫穷和孤独。饥饿的童年给他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八岁时被收养到叔叔家,养父母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然而,正是这种恶劣的环境造就了他坚强的性格和超人的毅力,形成了他“只有在极其繁重的劳动中才能更充分地活下去的基本人生观”。

国道西侧是姚橹纪念馆,也很少有人去。博物馆用实物、手稿和蜡像展示了路遥的一生。感人的照片展现了他平凡而壮丽的一生。路遥的作品不仅感动了中国,也影响了世界。他以生命为代价,以血为墨的人格魅力,大放异彩;他“像牛一样工作,像土地一样奉献”永远激励着后人!正如作家陈所说:“就人生历程而言,路遥是短暂的;就生活质量而言,路遥是辉煌的。路遥在如此短暂的人生历程中,创造了如此辉煌生动的高质量人生,无愧于他的一生,无愧于他的土地和人民。”

人不在了,荣耀依旧。站在纪念馆外的小广场上,仰望对面黄土高坡上的姚橹故居,我觉得这个简陋的院落应该是当代文人的精神家园吧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