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里,来源网友:潇湘夕岚

我的老家在青年路。门前曾经有一条小巷。小巷里挤满了商人,包括衣服和背包,来来往往的人互相推挤。我在师范学校读初中,要经过那条巷子。开学第一天,我见到了很多以前的小学校友。有个女孩穿着时髦的凉鞋,脚踝骨突出。她消失在我面前的小巷里。那天下雨了,我突然觉得伞好像比以前更小更短了。巷子是一条老巷子,那里下过雨,烧过火。风一吹,有些立面就变成灰尘飘走了。下雪的时候,把一切都掩盖得干干净净,令人欣慰,仿佛时间一寸没变。多少熟人也一样,悄悄走进小巷,正是腊月初二过年。奶奶特意带来新包好的饺子,瘦瘦的手递过来一袋裹着皮的圆船。嘴角触碰到父亲,转身下楼,深邃的小巷吸收着厚实的后背,银色的头发,蹒跚的双腿。在小巷的中央,有一棵高大的广玉兰。四月,一片米色的花瓣不时落下。我捡起来,在去学校的公交车上反复揉搓。因为有了栖息地,鸟叫声也打破了早晨的沉闷。

搬家的那一年,店铺逐渐搬走,老房子拆除,巷子解放,有一种宽敞明亮的感觉。上次背着书包走过的时候,我抬头看了看广玉兰,她再也不会在我的脚趾上掉花瓣了。她不得不去新的地方生活。就像我一样。后来,果然,她被耍了。

还有一些难忘的厨房排气扇做的烟幕秀,我以前在走廊里闻过,放学回来总是开着。我饿了很久,爬楼梯的三步,正符合我妈在墙的另一端用锅碗瓢盆、酱油、盐、味精跳舞的场景。院子里的两棵松树,垃圾堆旁的栀子花树,构成了我童年脑海中无数的场景。

随着老房子的脸越来越薄,新家的轮廓也一天比一天丰富。我不用带任何东西。我只需要背上书包,乘电梯到新的门口。新家就像一幅家居样板画在我眼前慢慢展开。妈妈在厨房喊“吃饭时间”厨房的玻璃门挡住了餐厅的烟。我坐在餐桌旁,只想快点吃完饭,享受梦想的每一个角落。晚饭后,父母在客厅看电视,沙发更大,离电视的距离对视力更有保护作用。妈妈盘腿坐,背枕,有助于腰间盘突出,爸爸边吃零食边调桌子。有时候客厅没人的时候,我会放一张光盘,神秘花园或者其他我喜欢的轻音乐,黑暗的房间在音乐中没有节奏。

我的卧室设计成了女生风格,我妈说“不要那么老套以免将来后悔”。我认为这是非常正确的。飘窗上是和我一起长大的老家带来的四个娃娃,还有两个卡通抱枕,碎花窗帘和童在《裸婚》中的极其相似。我的小梳妆柜、一个芭比娃娃、一盏灯和粉红色的墙壁在房间里要暖和得多。在书桌前看书,练书法,写文章,甚至考研的最后一个月。我旁边总是有书。夏天,我喜欢坐在凸窗上看书,背靠娃娃很舒服。有时候下雨的时候,西北的梧桐叶子会闪着耀眼的光。

书房在我卧室旁边。除了看电视新闻,爸爸还喜欢坐在书房看书。他刚搬来的时候,我叔叔给了我家一台新的蓝色电脑,旁边放着白炽灯。有时候,爸爸在网上从Watch Net和April Net的写手那里买了一些新书,就靠在电脑桌前轻轻点了一下鼠标。春节回来,那张电脑桌总是堆积如山。爸爸也在这个书房写博文,这个电脑桌,键盘声音很大。他写东西的时候很专心,那个时候灰都不掉。右手边后面是靠墙的书柜,三层拉窗,下面是开合柜门。所以,寻找信息的特殊方面。爸爸的兴趣包括看各种新闻媒体,下载几部历史电影或者央视纪录片。书房不仅见证了我父亲几十年来的藏书,还装饰得十分精美。房间的吸顶灯就是上面印着字的那盏,是白居易《追忆江南》的小字。在空空如也的一面墙上,有三幅俄罗斯画家莱维坦的油画。现在清华同方的电脑已经换成了台式一体机,壁画也叫中国画,表现江南水乡的情怀。

妈妈的卧室整体素净而现代化,飘窗正对着另一单元楼,下面是亭子和喷泉池,银灰色窗帘给人平和冷静的视觉感,咖啡色玻璃衣橱也可以当做穿衣镜使用。妈妈每日睡得早,起得也早,我在家的时候,她起来先去电饭煲里准备好早餐,有时

妈妈的卧室整体干净现代。凸窗正对着另一栋单元楼。下面是亭子和喷泉池。银灰色的窗帘给人一种宁静平和的视觉感。棕色玻璃衣柜也可以作为全身镜使用。妈妈每天早睡早起。我在家的时候,她起床先去电饭煲准备早餐。有时候。

是银耳莲子羹、有时是红豆或绿豆汤,她就开始打扫卫生了,非常有规律的,她说从来都不觉得累,反而是件美妙的事。家里一年到头没有不窗明几净的时候,妈妈也从未因此厌烦,她总能找到做事的乐趣。去年,妈妈在我的鼓动下,也学起了陶笛,爸爸从网上买回一个六空陶笛,古色古香的很好看,据妈妈说音准也基本可以的,她学了一个多月,就能吹十几首曲子了,这多亏年轻时跳舞学的节奏,还有她爱好音乐已久。回来时,她站着吹给我听,我听了,还是《千年风雅》和《故乡的原风景》吹得最熟练。妈妈还坚持练字,中午做完家务,或下午做晚饭之前,她坐在小板凳上,手臂伏在飘窗的窗台上,手机里放着《江山风雨情》的《点绛唇》、《碧云天》。

据说桃花源又要建一栋楼了。最高的建筑。前年国庆回来的时候,卧室窗户对面的酒店已经被夷为平地。12月份我回来的时候,地面被围墙围着,施工开始了。晚上,窗外总是灯火辉煌。慢慢地,施工现场变得更加热闹,到了过年的时候,矿区被分割成了一块块。夏天,工人们在烈日下流汗。下雨时,建筑工地上挂着五颜六色的雨伞。回到今年2月份,已经建了十几层楼,快要赶上我的公寓楼了。瓦工的手不断地把砖头从地上举起来,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放进车里,吊绳从地板顶上垂下来,上面的人也在忙碌着。很快,一座新的居民楼将在我家的对面建起来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