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家变迁,创作人:朱典

我出生于70年代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渔民。我家在淮河岸边的一个小渔村。

小时候,我家是用稻草捆起来当墙,里里外外都贴着泥巴。三根大碗粗的竹竿当桁,芦苇当晒篮,屋顶修茅草,只有十几平米,五尺多高。在房子里,旧木板被用作床,鱼钩和鱼网挂在墙上。一个可移动的陶罐小屋,上面有一个铁锅,晴天在门口做饭,雨天搬进房子。做饭的时候,屋里的烟呛得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每天黎明前,母亲去世,父亲蹲在船头抓鱼。下午我把鱼钩放到河里,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爸爸磨鱼钩,妈妈补网。每天捕捞的鱼都要卖到县渔业公司的收购点,不准卖给别人;如果你被抓到偷偷卖鱼,除了扣发粮票,还会受到处罚。有时候我钓不到鱼,也没钱买吃的。我妈只卖几斤粮票(专业渔民吃国家供应的粮食)买菜,一日三餐吃粥。艰难的时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后来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中国。农民把他们的田地分成家庭,渔民捕获的鱼可以在市场上出售。不识字的父亲能理解国家政策,于是向亲戚借钱买网,在笼子里养鱼,在贫瘠的沙滩上养池塘小龙虾,用网和鱼钩抓鱼。父母里里外外都很忙,都在尽力。我家的经济收入逐年增长。第一,老房子被砸,建了三栋公寓楼;新造了一条船,后面装了挂机,在河里钓鱼,看网箱,不用人工驳。

虽然我的父母没有文化,但他们非常重视我和姐姐的教育。他们经常对我们说:“渔民被人看不起,他们背后的人因为没文化,被称为渔猫。以后上学,要好好学习,有文化。”在他们心目中,“只念高中”的思想根深蒂固。我五岁时,父亲送我去上学。小学毕业后考上了县一中,一直住到高中毕业,一直吃到高中毕业。几年来,父母没有给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,也没有给家人买一件新家具。后来,我考上了一所省属大学学习电力。在过去的四年里,大学给了我钱和棉衣。我深受感动,永远不会忘记,我决心为祖国服务。毕业后,我在县供电局工作。他工作努力,很快就入党了。我姐姐从省师范学院毕业,然后去了县中学教书。我们家庭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,就像千千成千上万的普通家庭一样,都是国家的好政策带来的。

在县城工作几年后,我和姐姐都买了新房,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。我想带父母去县城。因为长期生活在水上,父母对那里的水、鱼、草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毕竟,他们不愿意离开。每年春节等假期,姐姐和两个六口之家回老家团聚,全家人其乐融融。

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流出一首赞歌……&

“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一首赞美诗……&

rdquo;每当这熟悉的旋律响起时,我总是心潮澎湃,强烈的爱国情怀在胸中激荡奔涌。

分享: